整容说文库 > 程序代码 > 教育资讯

黑客给我上的MBA课

来源: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整容说文库 时间:2021/04/11 19:57:56 程序代码
黑客给我上的MBA课程序代码

         

[转载]黑客给我上的MBA课

信息来源:http://blog.0x557.org/oyxin/archives/2006/03/uioeioeieaembai.html

Swan大大执笔,搞定这篇blog,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_^

注:纯善意调侃,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吧?
仿:出租司机给我上的MBA课
原文出处:
http://blog.run2me.com/runliu/archive/2006/03/15/14311.aspx

黑客给我上的MBA课
By Swan

我要从教育网上sehu.com,于是匆匆断掉了走电信的vpn,在安焦上搜索国外的socks代理。一个黑客发现了我,非常专业的、径直地加了我的QQ。这一加,于是有了后面这个让我深感震撼的故事,像上了一堂生动的MBA案例课。为了忠实于这名黑客的原意,我凭记忆尽量重复他原来的话。

“要上什么网站……好的,sehu.com。我在安焦就喜欢做灌水乐园的生意。这里我只做两个地方。灌水乐园,技术板块。你知道吗?加你之前,我在灌水乐园灌了了2次,终于被我看到你了!从灌水乐园出来的,肯定去黄色网站。”

“哦?你很有方法嘛!”我附和了一下。

“作黑客,也要用科学的方法。”他说。我一愣,顿时很有些兴趣“什么科学的方法?”

“要懂得统计。我做过精确的计算。我说给你听啊。我每天连黑带卖17个小时的机器,每小时要黑下卖掉3.45台机器……”

“怎么算出来的?”我追问。

“你算啊,每天我要卖38台机器,送女朋友21台左右。一天17小时,平均每小时固定要卖2.2台,交给老大,平均每小时1.25台当跳板。这是不是就是3.45台?”,我有些惊讶。我用了十年的代理,第一次听到有黑客这么计算成本。以前的黑客都和我说,每1M流量成本要摊到0.03台肉鸡,另外每天交多少肉鸡之类的。

“肉鸡是不能按流量算的,只能按时间算。你看,QQ有一个聊天记录功能,你可以看到一天的详细记录。我做过数据分析,每次找可以注入肉鸡的搜索时间平均为7分钟。如果加上黑机器的时间,一个网段一台肉鸡,大概黑下来起来要10分钟。也就是每一找一个网段要花17分钟的成本,就是0.98台肉鸡。不赚啊!如果说去新加坡台湾找肉鸡是吃饭,做国内一个网段一台肉鸡的生意连吃菜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撒了些味精。”

强!这位师傅听上去真不象黑客,到象是一位成本核算师。“那你怎么办呢?”我更感兴趣了,继续问。看来去上sehu之前还能学到新东西。

“千万不要拿扫描器乱扫描。而要通过黑机器,主动决定你的客户。”我非常惊讶,这听上去很有意思。“有人说做黑客就是靠运气吃饭的职业。我以为不是,你要站在客户的位置上,从客户的角度去思考。”这句话听上去很专业,有点象很多商业管理培训老师说的“put yourself into others' shoes.”

“给你举个例子,在irc.0x557.net,一个#segfault频道,一个#music频道,你进那个?”我想了想,说不知道。

“你要进#segfault。一般想找0day的才去#music。急急忙忙去#segfault的,那是想上黄色网站的。做技术的,哪个不饥渴?今天谁在天上人间有艳遇,明天又去三里屯。到#segfault的人通常会有一种全身燥热的感觉,重新认识结婚太早的遗憾,一夜情才最重要。那天这个说:买,能上playboy的代理肉鸡。眼睛都不眨一下。你说他会只买一个廉价肉鸡上google,再去搜索旧浪的擦边图片么吗?绝对不会!”

我不由得开始佩服。

“再给你举个例子。那天在SST,三个人找肉鸡。一个叫肉肉,头像脸圆圆的。一个叫村长,头像是长头发短裤子。一个叫咔咔,头像上小眼睛很猥琐。我看一个人只要3秒钟。我毫不犹豫地加了肉肉的QQ。这个男的加了后说一个肉鸡到欧洲,一个肉鸡到日本……还没说到后面就忍不住问,你为什么毫不犹豫就加我?前面还有两个人,出的价也不少啊,我也不好意思和他们抢。我回答说,晚上的时候,还有几分钟就半夜了,那个村长有了老婆,估计找肉鸡上mop看笑话;那个咔咔帖子上说有学生女朋友,要肉鸡估计是上中国期刊网找论文。你是去BT下小电影的,一看就是在公司。而且这个时候下小电影,估计不是下国内的相声。肉肉就说,你说对了,我是想下H片。”

“那些在安焦安全人才,编程讨论的人可能要肉鸡么?可能要能下欧美小电影的肉鸡么?小电影也不会让他下啊。”

有道理!我越听越有意思。

“很多黑客抱怨,生意不好做,漏洞又补了,都从别人身上找原因。我说,你永远从别人身上找原因,你永远不能提高。从自己身上找找看,问题出在哪里。”这话听起来好熟,好像是“如果你不能改变世界,就改变你自己”,或者Steven Corvey的“影响圈和关注圈”的翻版。“有一次,在幻影一个人只要一个廉价肉鸡,去奥地利的地下电影网。后来有一次在幻影,还是只要一个廉价肉鸡去奥地利的地下电影网。我就问了,你们为什么幻影的人,总喜欢去奥地利下电影呢?人家说,奥地利对这方面管制很松。我恍然大悟。比如你看上幻影论坛的,不找八卦,不找0day,什么都不找,只找擦边图片和小电影,在这里买肉鸡多半是只要一个廉价的去上国外不良电影网站的,再在那里找更擦边的图片。这这里找肉鸡的人一般都不会要好几个肉鸡。”

“所以我说,态度决定一切!”我听十几个教授讲过这句话,第一次听黑客这么说。

“要用科学的方法,统计学来做生意卖肉鸡。天天等在幻影论坛,怎么能卖肉鸡?每个月就黑50个卖掉30个怎么养活老婆孩子?这就是在谋杀啊!慢性谋杀你的全家。要用知识武装自己。学习知识可以把一个黑客变成聪明的黑客,一个聪明的黑客学习知识可以变成很聪明的黑客。一个很聪明的黑客学习知识,可以变成饭特尼客。”

“有一次一个人买肉鸡去playboy.com,问要几个肉鸡。他说要两个这么走这么走。我说慢,上铁通肉鸡,再这么跳这么跳。他说这代价就大了。我说没关系,你经常走有你的经验,你那么跳要5个肉鸡,你按我的走法,跳到五个肉鸡后面的我就白送。最后按我的路走,多了1个肉鸡,但是那个肉鸡很好黑,顾客高兴因为ping值很低,我也高兴因为那个段的肉鸡我顺手就全弄下来了。我刚才说了,我一个小时要连黑带卖3.45个肉鸡,我多合算啊!”

“在X盟,一般每个月一个黑客连黑带卖三、四百台。做得好的大概五百台左右。顶级黑客大概每月能有七百台左右。全x盟2万个黑客,大概只有2-3个黑客,万里挑一,每月连黑带卖八百台。我就是这2-3个黑客中间的一个。而且很稳定,基本不会大的波动”

太强了!到此为止,我越来越佩服这个黑客。

“我常常说我是一个快乐的黑客。国外网段被封锁的时候,很多黑客抱怨,又封锁了!真是倒霉。千万不要这样,要体验一下互联网的乌龟爬速度,你自己的钓鱼机器有很多没装ie补丁就点上去的倒霉蛋,非常完美的防火墙,虽然你看不见,但是可以用恶毒的眼光去杀死一切IDS。卖肉鸡给客户,顺便找两个注入点,多美啊。再看看有webshell的都是serv-u,就更美了。每一样工作都有她美丽的地方,我们要懂得从工作中体会这种美丽。”

“我10年前就是C程序员。8年前用MFC写过三个不同的扫描器。后来不干了,一个月就只能黑下3、5百个,没意思。就主动来做黑客。我愿意做一个快乐的黑客。哈哈哈哈。”

买了肉鸡上了sehu,我给他留了我的msn,说:“你有没有兴趣这个星期五,到我们实验室,给我们师兄师弟们上一课怎么当黑客的?你就当连着网上着qq泡着论坛,一小时卖出去6个肉鸡,你讲多久,我就买你多少个肉鸡。给我短信。”

我迫不及待地在blog上记录下他这堂生动的MBA课。
 







帮顶……
以前 发现异常就对硬盘往死里折腾 鬼知道为了找点什么 点了什么 装了什么 后来 无所谓了 只要不影响我上网 不影响游戏 正常的生活 可能也是重装系统装烦了吧  感觉 养个 木马 也挺有意思的 记得最长一回 一木马在我C 下待了 2到3个月  没发现可能就更长了 呵呵
顶一下
哈哈
从灌水乐园出来的,肯定去黄色网站。


感觉养个木马也挺有意思的 记得最长一回 一木马在我C下待了2到3个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的机器上养过N多木马、冲击波、蛤蟆虫之类的。挺好玩的,就当是养电子宠物吧。
还是藏头露尾、见不得光的那种。有没有人养过病毒老鳖、电子灰狼?
> 国外的socks代理。一个黑客发现了我,非常专业的、径直地加了我的QQ。


据说用沙比qq的黑克一定是...沙比
顶一下
程序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