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说文库 > 程序代码 > 教育资讯

失衡的洞庭湖

来源: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整容说文库 时间:2021/01/26 06:22:53 程序代码
失衡的洞庭湖程序代码
失衡的洞庭湖  
 
 
http://www.jrj.com  2007年01月29日 07:02  中国青年报  
 
【评论】【字体:大 中 小】  【页面调色版           
 】 
 

  在退田还湖8年后,洞庭湖给动植物繁衍带来了欣荣,但因枯水、污染和过度捕捞等问题,这里的忧伤远未治愈--

  本报记者 叶铁桥

  “看,那是夜鹭!”

  车子驶过长长的建新农场丁字堤上时,蒋勇突然指着小河对岸薄薄的一线树林说。

  车内顿时骚动起来,赶忙招呼司机停车。透过窗户,只见数百只大鸟蹲在对面树林的枝丫上,呼呼大睡。间或有一两只飞起,但更像睡觉时翻了个身,因为它们很快又找了个枝丫酣然入睡。

  蒋勇说,夜鹭在洞庭湖是夏候鸟,昼伏夜出,冬天很少留在洞庭湖,而是飞往东南亚越冬。这300多只夜鹭之所以成为留鸟,可能与气候变暖有关。夜鹭虽然不是国家重点保护鸟类,但它们的存在,却反映了该区域生物的多样性,也为研究气候变暖提供了一些佐证。

  但令他感到忧虑的是,栖息着这群夜鹭的河堤乔灌木混交小树林,由于一个公司的承包,正面临被砍伐一空的威胁。

  这群夜鹭和这片小树林的命运折射出洞庭湖生态管理的窘境。1月12日前后,记者随世界自然基金会和洞庭湖保护区工作人员在湖区几个生态保护重点区域采访时发现,作为“长江之肾”的我国第二大淡水湖,洞庭湖在退田还湖8年后,既带来了动植物重新繁衍的欣荣,也因枯水、污染、过度捕捞等问题带来久远的忧伤。

  保护区内沙鸥翔集,锦鳞游泳

  蒋勇是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这群夜鹭的栖息地,离保护区的一个管理站不远,与保护区的核心区只有一堤之隔。核心区的大西湖、小西湖和采桑湖,是真正的鸟类天堂。

  车子行驶上大堤,就像在沙漠中跋涉的人突然看到了绿洲一样,令人眼前顿时开阔,一座巨大的湖泊一眼铺碧,望不到边。里面的各种禽鸟,如同繁星点点,凫满了整个湖泊。

  近的是白骨顶、反嘴鹬、鸬鹚、小(广颓)鹈,远的是野鸭、小天鹅、东方白鹳,蒋勇如数家珍地告诉记者,现在大、小西湖内共生活着10多万只水禽。

  但谁能想象,这片湖泊在一年前还是“迷魂阵”遍布、数百只渔船出没的水域。

  所谓“迷魂阵”,是用竹篙将高达数米的网纱布固定在湖面上,形成拦截面,两翼则围出陷阱,让游经此地的鱼儿乖乖地“入其彀中”。而一旦鱼儿进入陷阱,倒喇叭形状的设计将让它们失去逃生的可能。

  “迷魂阵”危害巨大,网纱布的眼孔只有4毫米×2毫米大小,“连眼睛没睁开的鱼仔都逃脱不了”,水鸟也经常丧命网内,比如小鹈等水鸟,喜欢一路潜水捕鱼,结果经常误入网兜丢了性命。曾经有“迷魂阵”,一网兜里捞出来数百只因此丧命的水禽。由于网布竹篙密布,大型水鸟如天鹅、鹤类无法降落,鸟类越冬受到干扰。

  渔民从事捕鱼活动对水鸟影响也很大,有些渔民还用毒药、猎枪等偷猎这些珍稀水禽。

  但在2005年12月28日,这一切都改变了,根据湖南省人民政府会议纪要的精神,岳阳市人民政府发出通告,对东洞庭湖核心保护区实施封闭管理。封闭管理区内禁止狩猎、捕鱼、挖沙、打草等一切生产经营活动,也严禁排放、倾倒污染物。每年10月1日至第二年4月30日,非特殊情况,机动车辆禁止入内。而对于生产于斯的渔民,则由财政补贴实行转产。

  这样,大小西湖的水草得以恢复,鱼类得以留存,鸟儿有了栖息地与食物,从而使大小西湖才真正成为了鸟类天堂。蒋勇说,像白骨顶等水禽,前些年很少见,但今年一下子来了好几百只。

  由于管理制度严格,偷猎行为也大为减少。当地居民何建军说,现在不但没人敢盗猎,甚至连洲滩上死了一只野鸭也无人敢捡回家。

  蒋勇说,封闭管理效果太明显了。东洞庭湖保护区在2006年12月底开展的东洞庭湖区域越冬鸟类和栖息地的野外监测中,就调查统计到6只白鹤、5只白鹳、两只黑鹳、2200只白琵鹭、199只天鹅,170只白骨顶,2600余只反嘴鹬,1.6万余只雁类,1.7万余只鸭类。“尤其是白鹤在离开大小西湖,近10年以来第一次回归,而天鹅、鸿雁数量也大有恢复,白骨顶则从前几年的零只升到现在的100多只”。

  对于候鸟的光临,百里之外的西洞庭湖省级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同样欣喜异常,因为他们发现,今年冬天有大批珍稀濒危鸟类齐聚西洞庭湖。监测巡护站巡护员李赋告诉记者,在去年12月底,他连续多日跟踪监测发现,在保护区内的半边湖、东洼等地段,发现了大批国家一级保护珍稀水禽,其中有东方白鹳7只,其全球种群才3000余只,黑鹳60只之多,而其全球东部种群总数仅100余只。

  李赋说,这些年来,西洞庭湖保护区通过恢复湿地面貌,改善湿地生态环境,加大对乱捕滥猎的打击,野生动物种群已经有所回升。比如濒临绝迹的银鱼又回到水域中,而成千上万只水禽成群嬉戏,又使几十年不见的鹤舞雁鸣的景象重现。

  退田还湖还出美丽的湿地景观

  而西洞庭保护区的核心区域,正包括1998年退田还湖首肇其端的青山垸在内。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800里洞庭曾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淡水湖泊,1825年面积达6200平方公里,但由于泥沙淤积及垦殖,面积锐减至1978年的2691平方公里。

  青山垸就是1975年从洞庭湖里围垦出来的,面积约11平方公里,整个垸子就如同一只深入洞庭湖的舌头,奇险无比。这里曾有两个乡,居住着5700多名百姓,当年围成矮堤8.3公里,高1.5米左右,后逐渐加高至海拔37米。

  这里水患频仍,1996年和1998年两次溃堤,1998年决口4处,总长860米。记者在现场看到,虽然8年过去了,瘦削的堤上,4个缺口全被堵上,但巨大的如同弦月般的缺痕仍然清晰可见。可以想见,当年外湖的洪水以雷霆般滔天之势拍击着薄薄的堤岸时,垸内的居民是何等的胆战心惊。

  1998年,青山垸先于国家颁布相关政策之前实行退田还湖,垸内的村民全部迁到地势较高的蒋家嘴镇,一次性转变为城镇居民,原来的耕地和住宅地则退为湖面或湿地。

  2001年,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作诗《重访湘西有感,并怀洞庭湖区》,有诗句期盼“浩浩汤汤何日现”,这极大地促进了湖区的退田还湖工作。数据表明,迄今洞庭湖区退田还湖的总面积已达500多平方公里。

  记者看到,现在的青山垸,绿草青青,碧水盈盈,沙鸥翔集,锦鳞游泳,一派美丽的湿地景观。如果洞庭湖都是如此胜景,一定会成为和谐生态的典范,但遗憾的是,保护区外的洞庭湖依旧面目全非。

  干旱和污染侵袭“长江之肾”

  如果说洞庭湖闹洪灾,已经让很多人习以为常的话,那么洞庭湖遭遇干旱就是个新闻了。由于长江上游来水减少和区域内降水量偏低,2006年,洞庭湖水位在夏季连创历史新低,并出现30多年来历史同期最低水位,最高差值达5米之多。

  在洞庭湖口的君山后湖,记者看到,绵延数百米的河滩尽头,湖水浅浅一泓,丝毫没有烟波浩渺的气概。而河滩上繁茂的青草,证明这片土地已经很久没被湖水淹没过。蒋勇说,往年,洞庭湖枯水季节一般出现在11月前后,但2006年却提前好几个月出现了。

  世界自然基金会长沙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韦宝玉告诉记者,由于持久的水位下降,洞庭湖区出现大面积干涸。他在洞庭湖考察发现,有些地方由于太干旱,裂开的湖滩上甚至可以塞进一个拳头,裂缝深达1米以上。

  蒋勇表示,持久的枯水期,对当地渔业生产影响很大。没有水就没有鱼,渔民的捕捞量急剧减少。“湖上现在很少能看到渔船,好多渔民都回家了,因为根本捞不到什么。”他说,往年7月开湖时期聚集在君山后湖的捕虾船会有300多条,但今年只有百来条,而且什么也捞不到。

  更令蒋勇忧虑的是对整个生态系统的影响。枯水导致了水域面积持续减少,也让栖息于此的鸟类大为减少。蒋勇说,原来要到11月才露出水面的洲滩,由于没有水的浸泡,早早地变干了,使原本生长在洲滩上的苔原大面积枯萎,这使以苔原植物为食物主要来源的候鸟们丧失了食源。“洞庭湖是各种候鸟越冬的重要场所,缺乏食物让它们难以生存”。他注意到雁类特别是国际濒危物种小白额雁的食源地告急。

  记者也发现,除了在保护区内的湖面上看到水禽成群的景象,在其他的许多湖面,都很难寻到水禽的踪影。而保护区内的湖泊,也是因为水闸调节水位才早早地蓄了水,不然情况会更严重。
比起干旱,洞庭湖更令人担忧的是污染。

  与记者同行的湖南省人大环资委办公室副主任刘帅说,统计发现,截至2006年8月底,洞庭湖周边的造纸企业已经发展到101家,其中化学制浆造纸企业25家,废纸造纸企业76家。但这么多企业中,有碱回收环保设施的仅有两家,除此之外的99家造纸企业,有些有一定的环保设施,但由于运行成本高,都没有运行,生产废水直排或者偷排到洞庭湖。

  这些企业制造的污染带在洞庭湖中有上百条。记者在西洞庭湖的蒋家嘴镇看到,一家造纸厂形成的污水,没有经过任何处理设备就直接排向了洞庭湖,并形成了一条宽150米左右,长达10公里的黑水带。船行其间,可以形成一条明显的泡沫带。

  韦宝玉说,他们在去年10月就来调查过这个污染带,当时天气较热,污染形成的泡沫高达1米,船行其间犹如破冰而行。

  工厂正在生产之中。走近排污口,只见污水如瀑布般顺着沟渠扑泻而下,刺鼻的味道令人一阵阵作呕。污水还冲起厚达半米的浅黄色泡沫,并且在入湖处形成冲积三角洲,三角洲大概200平方米,踏上去软绵绵的,但很结实,一看就是由各种废料堆积而成。在这个三角洲上,螺蚌无影,寸草不生。

  工厂工人张菊粉告诉记者,这个造纸厂的年产量不到1万吨,已经换了几任老板,但厂子“办下去都困难,哪会搞什么环保设施。”

  据湖南省环保部门资料显示,洞庭湖区造纸行业每年排放废水1.07亿吨,排放量占全省工业废水排放总量的15.5%,其中化学耗氧量17.4万吨,排放浓度严重超标。刘帅告诉记者,洞庭湖的水质全面检测多数时间都是介于4至5类之间,污染程度已经跟太湖和滇池相差无几。

  由于污染严重,湖区已经出现水质性缺水。在华容县六门闸,当地居民说他们的井至少要挖34米深才能避开污水。西洞庭湖的船老大罗爱富也告诉记者说,现在他们跑船要先备水,“以前都是随便在湖里舀着喝”。

  湖南省省委省政府已经开始高度重视洞庭湖的污染问题。刘帅说,2006年12月,湖南省政府出台了《洞庭湖造纸企业污染整治工作方案》,委托省环保局与岳阳、常德、益阳三市政府签订了目标责任状,向洞庭湖污染宣战。

  2006年12月31日,安乡众鑫纸业、益阳的沅江市强文造纸有限公司、岳阳(湘阴)丰隆纸业有限公司等多家化学制浆造纸企业停产。“这次是动真格的,有些地市也认识到了这一点,表现得非常主动。比如常德市在1月1日前就停产了17家污染企业”。

  但刘帅坦言,洞庭湖的污染情况仍然很严重,他不持乐观态度。“虽然关了一些小厂,但‘十一五’期间,环洞庭湖造纸企业的规划规模是350万吨,几倍于现在的规模。到时候虽然加大治理力度,但排入洞庭湖的污染物总量也会是现在的两倍或更多。”

  刘帅说,湖南省对洞庭湖的污染一直十分重视,1998年洪水那么大,一些被要求建设的环保设施都没有停工,他当时满怀希望,以为洞庭湖不会走太湖和滇池的老路,但没有想到,经过这么多年的治理整顿保护,污染还是这么严重。“1996年关闭了大批小纸厂,没想到又冒出这么多,这与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上的急功近利和盲目不无关系,有些还有地方保护主义因素在里面。”

  刺眼的杨树林、迷魂阵

  由于干旱,大面积洲滩暴露了出来,这让一些热衷于大面积种植杨树的利益机构很是欣喜。

  本来,杨树就已经成为了湖区刺眼的风景。记者穿行于洞庭湖区的几天,随处可见杨树成林,在原本是洲滩的平地上,一片接一片,排列得整整齐齐,甚是壮观。杨树是经济型树木,生长期短,可用来造纸,一些企业和个体承包户看重了洞庭湖区的大片土地,因此,大面积租赁洲滩种植杨树。

  蒋勇说,杨树引入洞庭湖是在20世纪70年代,当时栽植面积还不是很大,但近几年来,由于洞庭湖湿地土地肥沃,杨树生长迅速,作为造纸原料可以获取较高的经济效益,再加上1998年大洪水以后,洞庭湖每年在洪水期水位并不高,且淹水时间越来越短,因此杨树越种越多,现在整个湖区已有百万亩之巨。

  2004年,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绿源环保协会在参加世界自然基金会组织的“湿地使者行动”时,就针对洞庭湖的杨树对当地生态的影响作过调查,自此之后长期关注。他们发现,栽种杨树的前1到3年,由于树冠较小,对阳光遮蔽作用不大,因此,林下的草本植物种类还比较多。但到第5年左右,杨树开始封闭成林,林下种类就会发生变化,比如很多草本植物会逐渐消失。如果封闭度进一步增大,草本层会变得较为稀疏。“这些洲滩,在丰水时节本来是鱼类的产卵区和食物来源区,大面积种植单一树种,肯定会对湖区的生物多样性造成损害。”

  而且,他们还发现,由于受利益的驱动,原本在高位洲滩栽种才能成活的杨树,被大面积的栽种到了水草滩涂相间的低位洲滩。为了保障杨树不被淹死,承包商们采用机械挖沟抬垄的方式大面积的进行工程造林,极大的危害了洞庭湖湿地自然生态系统的稳定和生态安全。

  蒋勇说,如果将杂树伐光,改种杨树,建新农场丁字堤上的那300多只夜鹭,就再也不会在那里栖息了。

  如果说大面积种杨树会造成湖区植物单一化和湿地生态功能的萎缩,那“迷魂阵”、电打鱼、竭泽而渔等,则是对洞庭湖区水生鱼类资源的最大伤害。

  环形洞庭湖数天,记者发现“迷魂阵”处处可见。在有些水域,“迷魂阵”星罗棋布,固定“迷魂阵”的竹篙密密匝匝,远望有如刺猬背上林立的硬刺。

  蒋勇曾给我们讲过一个笑话。外国专家来到洞庭湖考察时看见满湖的竹篙林立,一本正经地提出建议,请不要在湖区栽种竹子,那样既不能成活,也不利于鸟类的栖息。其实他是误认为这里是在栽种竹林。

  而网下则是鱼类的坟场,大鱼小鱼通收,无可逃脱。这种“如同开矿式的掠夺鱼类资源”的方式让刘帅极为生气。2006年10月,他曾在西洞庭湖的打靶台遭遇了一个“超级迷魂阵”,绵延了七八公里,一眼望不到头,他一气之下点火就烧。

  不仅如此,电打鱼也是湖区常见的捕鱼方式。洞庭湖有许多深潭,是许多大型鱼类过冬的场所。这些深潭里的鱼,用网是网不到的,有些人就想方设法用电打鱼,将这些藏在深潭下的鱼用电轰出来打死,由于电压电流强度大,无论大鱼小鱼甚至躲藏在泥土里的螺蛳蚌壳也难遭厄运。即使有些鱼暂时没有被打死,也因为电流的打击而丧失繁殖能力。

  刘帅也看到了大规模的电打鱼,一连十几条船全副武装组成打捞队,公然与渔业执法部门对抗,而打出来的鱼大部分都是尺把宽的小鱼。

  2006年12月底,蒋勇接到举报,说在某地发现了一只死了的江豚,管理站将它搬回来,仔细检查发现,这是一条没有任何疾病和外伤的健康江豚,“肯定是被电打鱼打死的。”

  洞庭湖边的渔民反映,2006年7月开湖打鱼后,他们基本上没捞到过什么大鱼。
寒............
D
程序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