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说文库 > 日志 > 教育资讯

读书奇遇

来源: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整容说文库 时间:2020/09/20 16:31:26 日志
读书奇遇日志

江西横峰党史办 李文旺

刚读初中的时候,常常为没有书读而不开心。因为在那个农村学校,虽然有时候能找上一两张报纸看看,可是毕不能天天看学校的日报,这对于求知欲较强的我来说总是个遗憾。虽然我四叔在这个学校当校长,并且对我这个侄辈也有好感,可是他自己的七个孩子中的四个就在这个学校读书,再加上他的工作忙,所以他也很少顾得上我。但我想,只要我提出想看学校的报纸他一定会支持的。但是也许是我好面子,从来没有向他提出这个要求。后来,看见学校的一大堆报纸像小山似地堆在四叔的校长办公室,我多么想一篇篇地读一读报上的文章啊。

有一次,我决定把自己看报的想法和四叔说出来。可是正待我要说的时候,他却突然去县文教局开会去了,并且一开就是四天,这在我印象中应该是他出外时间最长的一次。我想,既然他不在家,那就等他回家吧。可是等了两天,我实在不想再等了,因为那小山似的报纸似乎在向我招手。我把想看报纸的想法和我的堂兄也就是四叔的大儿子说了,问他有没有他爸的钥匙。那个仅仅比我们大两个月的堂兄遗憾地告诉我,他爸对于学校的钥匙管得很严,不要说是他在外,就是他在学校也从来没有将学校钥匙给家里人用过。堂兄甚至有一点抱怨地说:“星期天想打个乒乓球、看一点杂志也不方便。除非我爸星期天有事从家里到办公室去,我们几个小孩才能跟着去他那儿玩一下。”因为看得多了,我相信堂兄说的是真的,因为乒乓球室里有不少好看的杂志,并且乒乓球室就在四叔办公室的过道上。听了堂兄的一番话,我的希望就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看着我怏怏不乐的样子,善良的堂兄对我说:“你别难过,我带你去看看。”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要带我去四叔办公室侦察地形的。

学校靠近一条小河,四叔的办公室虽然窗户不算高,可是从来没有丢过东西。因为可以看见办公室的唯一一扇窗户几乎没有立脚处,并且外边就是那条河,水性不好的人是不敢靠近那窗户的。我和堂兄长期在水乡生长,虽然小小年纪,可是水性极好。我们看了一番地形以后,决定从办公室里掏出一点报纸来看,看过以后再把报纸从窗户上还回去。但是,我们也有怕的事,倒不是怕掉落在水里,如果掉到水里正是我们的水性起作用的时候。问题是万一掉在水里,我们的衣服不能很快晒干,虽然是夏天,只是找不到晒衣服的地方,到时候让人看见,该是多么狼狈啊。不过,我当时很想看报,已经顾不了其他的。我对堂兄说:“你替我把掏出来的报纸往外传就行,省得你掉水里。”他站的位置是拐角处的另一面,正好避开了水面,他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我用一个带勾子的棍子把里边的报纸往外拔弄,拔弄到手够得着的地方就去取,一张、两张、三张、四张、五张……正当我为这一张张传出来的报纸而高兴的时候,我一得意,一忘形,轻轻地哼起了小曲。没想到,这时我的脚下一空,“扑通”一声,我掉到小河里了。逗得我那堂兄格格地笑出了声。很快地,我又从小河里游上岸了。

现在的问题是到哪里找一个晒衣服的地方。我们想啊想啊,不管在哪里都有人走动,到哪里晒衣服呢?总不能穿着湿衣服回去吧?我们终于想到不远处有一块菜地,是学校老师们自己开垦自己享用的。虽然菜地不大,可是四面都是高高的屏障,那是长在菜地围墙上的芭茅。我请堂兄带着报纸回去,我去菜地里晒衣服,他点点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 )

从那些报纸上,我知道了唐山地震的一些情况,知道了1977年8月“科学与教育工作座谈会”的初步报道。后来我才知道,正是那一次会议,中国在高考制度上来了一个彻底的改革,使成绩好的高中生有了报效国家的机会。

后来我在公社中学读高中,我常常到公社办公室去看报纸。一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竟然敢到公社行政办公室去看报纸,这在公社干部看来几乎是新闻。当时公社一个副书记和蔼地问了我的一些情况,他见我落落大方的样子,就说:“以后,这里的报纸你可以天天来看。”从此以后,我在公社看报纸再也不用忐忑不安了。

后来,我转到县中读书。县城里看书的地方就更多了,有中学图书室,有县图书馆,光街头上摆的图书摊就有十几家,其中一家是我姑姑的儿媳妇摆的,我不好意思蹭书看,所以我光顾那些地方地时候常常坐在离她最远的一个地方。记得一个星期天,冬天的一个下午,我没有回家,泡好了衣服准备晚上再洗,就急忙来到图书摊。看完五本连环画之后,正要给一毛五分钱,可是我摸遍口袋也没有找到一分钱。那时也正是图书摊收摊的时候。我这才想起来把钱忘在那换下的衣服里了,没有钱,可怎么向人交差。如果说下次再给人家,可是怎么能让别人相信呢?我急中生智,说:“真不好意思?这次我没有带钱来,我帮你把车拉回去吧?”那人客气地说:“虽然你以前看的不是我的图书,可是你常常来这儿,我都认识你了,你下次带来就行了。”我看她客气的样子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就说:“下次是下次,这次让我推一推车也好啊。”本来我这是一句客气话,我想如果他再推辞我也就不再客气了,落得个自在。想不到,他指一指前面的路说:“本来这车也并不重,不过前面有一个小缺口,你帮我在前面那地方推一把就行。”我往前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指的缺口的地方,正是我姑姑的儿媳妇摆摊的地方,因为近一年来,我到过几次城郊的姑姑家,所以她认识我。我后悔了,在心里责备自己:该!本来他说不用帮忙不就够了,谁让你又来一句?这下看你这小脸往哪里搁。为了挡住推车的狼狈相,当那人转过身去拉车的时候,我迅速地脱下外衣,把它往头上一盖,就跟着他推起车来。

为了读书,我在那以后的岁月中还被关过一次。那是在县图书馆,大家都走了,我还在里边看个不停,连管理员的喊话也没有听见。不过,很快地有一个读者前来还书,发现了我,我请他帮帮忙。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点,他也无可推辞地答应下来了,想办法通知了管理员,我才得以出来,这也算是歪打正着吧。

日志